<ruby id="f29xp"></ruby>
  1. <button id="f29xp"></button>
  2. <progress id="f29xp"></progress>
  3. <em id="f29xp"></em>
  4. <em id="f29xp"></em>
      <nav id="f29xp"></nav><th id="f29xp"></th>

      誰說只有上北大清華才是硬道理

      2019-08-20 10:48:00來源:中國青年報作者:楊三喜

      楊三喜

        日前,安徽當地媒體《亳州一中8學生集體放棄清北 校長:不能“綁架”學生填志愿》的報道引起熱議,并持續發酵。報道稱,安徽亳州第一中學的袁梓琪、張金宇等8名同學,高考成績雖然遠超清華北大在當地的錄取線,但8人選擇放棄入讀,轉而選擇了自己心儀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、上海交通大學等高校。

        隨著事件發酵,更多的細節也被挖了出來。清華大學回應媒體稱,除一位張姓考生達到錄取分數線外,其余7名考生均未達到錄取分數線,且8名考生均未獲得清華大學降分錄取資格。北京大學則表示,8名考生均在校本部一批次投檔錄取線以下,他們的分數高于北大醫學部的最終提檔線,但醫學部沒有做出過任何錄取及專業承諾。兩所高校的回應,與先前亳州一中及相關考生的說法不盡一致。

        2019年北大醫學部在安徽理科投檔最低分為659,低于北京大學本部687近30分,而復旦大學、上海交大以及中科大今年的投檔最低分分別為678、678、667,也都明顯高于北大醫學部的投檔最低分。當然,放棄北大醫學部的錄取機會而選擇中科大、上海交大,也可以“概稱”為“放棄北大清華”,要說“基本屬實”也沒有問題。

        但對于公眾的一般認知而言,“8名學生放棄清北”的確有夸張之嫌。因為如果在中科大、上海交大的心儀專業與違背自身興趣選北大醫學部之間做選擇,多數人都會選擇前者,這并非不可理喻,本來就是常態。否則,北大醫學部的投檔最低分也就不會比北大校本部低近30分了。

        這起事件之所以成為新聞,還在于在扭曲的教育政績觀影響下,不少學校、地方存在著追求“北清率”的沖動。一些學校、地方對“北清率”過度崇拜,將之作為辦學成績最核心的指標,為了達到目標,“勸說”考生放棄專業偏好只求被兩校錄取,甚至“鼓勵”達不到北大校本部和清華錄取分數的高分考生報考北大醫學部。有的高中為了追求“北清率”,甚至采取修改學生志愿的做法。相比上述行為,亳州一中校領導強調尊重學生,“學校不能為了評比、為了聲譽、為了附和大眾,用感恩母校的方式來‘綁架’學生填報志愿”,值得點贊。

        盲目追求“北清率”的背后,不僅是出于“上北大清華才是硬道理”的認識誤區,而且已然形成了復雜的利益鏈條。學校以此獲得名聲,招收更好的生源,地方教育部門由此獲得政績。一些民辦學校為提高知名度,擴大招生,甚至不惜跨地區、跨省“買”優秀學生。早前爆發的深圳“高考移民”便是一例。實際上,不僅是深圳,媒體發現,近年來多地都出現了類似“高考移民”現象。一些迅速崛起的知名民辦高中,連年都有來自衡水中學的高分考生成為 “清北專業戶 ”。

        實際上,在北大清華之外,還有不少高校值得學生選擇。不少高校的很多學科都比北大、清華相應學科的實力要強。“上北大清華才是硬道理”的說辭,才是經不起檢驗的奇談怪論。

        當下,高等教育的選擇更加多元,00后的個性也更加突出。服從個人興趣,聽從內心的召喚,將是高考志愿填報的大勢所趨。不過,要打破北大清華的神話,還需要包括家長、學校、教育部門、地方政府等在內共同努力,改變以“北清率”論英雄的教育質量觀、教育政績觀,讓學生的選擇更加從容,而不必背負所謂的學校榮譽、家族榮譽這類的壓力。長此以往,公眾也就不必對“8名學生放棄清北”之類的新聞大驚小怪。

      初審編輯:

      責任編輯:牛樂耕
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sl彩票 鸡泽县 | 康乐县 | 乳源 | 理塘县 | 黄平县 | 邵阳市 | 彰武县 | 韶关市 | 皮山县 | 锡林浩特市 | 凤城市 | 高唐县 | 千阳县 | 泸州市 | 芜湖市 | 丰顺县 | 和田市 | 鸡泽县 | 丰台区 | 饶平县 | 平泉县 | 岳阳县 | 建始县 | 六枝特区 | 新建县 | 汝州市 | 双鸭山市 | 泰兴市 | 望都县 | 荔浦县 | 北辰区 | 神农架林区 | 舞阳县 | 丰台区 | 汾西县 | 靖西县 | 商水县 | 丽江市 | 西平县 | 沭阳县 | 海晏县 | 晋宁县 | 仪征市 | 毕节市 | 方城县 | 汶川县 | 牡丹江市 | 诸暨市 | 古交市 | 穆棱市 | 明溪县 |